乔治四世(英语:George IV,1762年8月12日-1830年6月26日),全名乔治·奥古斯塔斯·腓特烈(英语:George Augustus Frederick),英国王室成员,1762年至1820年以王储身份出任威尔士亲王,1811年至1820年期间因为父王乔治三世患精神病而兼任摄政王,1820年1月29日正式继承父王出任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国王和汉诺威王国国王,至1830年6月26日驾崩。

乔治四世平生沉醉奢华生活,他引领英国摄政时期上流社会的潮流时尚,和热衷支持新兴的休闲、潮流和品味生活。他曾委任知名建筑师约翰·纳西在英国海边旅游名胜布莱顿兴建规模宏大的皇家穹顶宫,另外又重新装修白金汉宫、以及委托杰弗里·威雅维尔爵士重建温莎城堡等。他对伦敦国家美术馆和伦敦国王学院的筹建计划也起重要影响。

在家庭方面,乔治不单与父王交恶,与发妻卡罗琳的婚姻关系更是如同灾难。他在1821年加冕时下令禁制卡罗琳出席大典,在1820年还事先透过国会引入极大反响的《痛苦和刑罚草案》,企图与卡罗琳离婚,结果不但失败,还广受抨击。

政治上,乔治在位摄政王和君主期间,大部分时间均由利物浦勋爵担任首相,掌控政府。在乔治甚少过问朝政的情况下,英政府带领英国于旷日持久的拿破仑战争中取得最后胜利,并与各国商定战后的和平秩序,还试图应付一系列的社会和经济动荡。乔治在晚年被迫接受与他不和的乔治·坎宁先后出任外相和首相,以及放弃一直以来反对天主教解放的立场。

虽然乔治的风采和品味为他赢得“英格兰第一绅士”的赞誉,但他与父王和妻子的恶劣关系,以及放纵奢华的生活,使他受到平民百姓的蔑视,王室尊严也因而受损,很多纳税人更对他战时的穷奢极侈感到愤怒。他在国家陷入危机的时候没有担当领导国民的重任,生活上也没有成为国民效法的良好楷模;不少朝臣也认为乔治四世为人自私、欠缺诚信和不负责任,而且他一生也深受身边宠臣的不良影响。

乔治四世驾崩后,由于他的独女夏洛特公主已于1817年死于难产,而他的二弟约克公爵也于1827年逝世,王位遂由他的三弟克拉伦斯公爵继位,是为威廉四世。

乔治在1762年8月12日生于伦敦的圣詹姆斯宫,是英王乔治三世和王后夏洛特所生长子。作为英国君主的长子,他甫出生便自动成为康沃尔公爵和罗撒西公爵,数日后获册封为威尔士亲王和切斯特伯爵。同年9月18日,他获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塞克(Thomas Secker)主持浸礼,教父和教母包括他的舅父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公爵(由宫务大臣德文郡公爵任代理人)、叔公坎伯兰公爵和祖母威尔士太妃。威尔士亲王幼时天资聪敏,很快便学会母语英语,以及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

威尔士亲王年满18岁时,便被安排迁往属于自己的宫殿。与他朴实无华、毫无绯闻的父王不同,长大独立后的威尔士亲王过着奢华放纵的糜烂生活,他除了养成酗酒的习惯外,还包养不少情妇,越轨行为屡有所闻。乔治口才了得,不论酒醉和清醒的时候,都在谈吐间显露他机智风趣的一面;此外,他又培养出高尚但豪华的生活品味,并大洒金钱来装修自己的宫殿。

在1783年,年满21岁的威尔士亲王获国会发放每年60,000英镑的生活费,另外又从父王取得每年50,000英镑的津贴。尽管他每年获得相当于现今上千万英镑的金钱,但都只能补贴他庞大开销中的一小部分。其中,单是每年马厩的开支便已经高达31,000英镑。不久以后,他选择迁入伦敦的卡尔顿府,继续过着挥霍无度的生活。乔治三世一心希望儿子朴实勤俭,过着王位法定继承人应有的生活,可是其放纵行径令两父子的关系从此渐渐恶化。此外,乔治三世政治立场保守,但他的儿子却宠信查尔斯·詹姆斯·福克斯等立场激进的政客;因此两人关系日益疏离,最终势成水火。

就在年满21岁后不久,威尔士亲王被一名叫玛丽亚·费兹荷伯特(Maria Fitzherbert)的女子迷倒,而且还传出恋情。这位费兹荷伯特是庶民出身,比威尔士亲王年长六岁,曾丧偶两次,而且是罗马天主教徒。尽管如此,威尔士亲王还是坚持要迎娶这位女子。不过根据《1701年嗣位法案》,凡天主教徒的配偶都不能登上英国王位;而且《1772年皇家婚姻法案》规定,未得英王同意,威尔士亲王都不可建立任何婚姻关系。由此看来,乔治三世也绝不会准许儿子迎娶这位女子。

1785年12月15日,未征得父王同意的威尔士亲王,与费兹荷伯特在梅费尔公园街的寓所签字结婚。由于乔治三世从未批准,因此这桩婚事在法律上是无效的。可是,费兹荷伯特却坚信自己是威尔士亲王名媒正娶的妻子。她认为婚事在宗教上获得认可,而且教会法律应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但基于政治理由,两人婚事只可维持保密,费兹荷伯特亦承诺不向外界公开。

贵为威尔士亲王的乔治后来因为过度挥霍而负债累累。由于得不到父王的接济,迫使他迁出卡尔顿府,并迁入玛丽亚的寓所。1787年,政界的朋友建议他寻求国会发放额外生活费,以解决他的财政问题。当时外界已开始揣测他与玛丽亚的关系,而两人非法的婚姻关系一旦公开,势必成为全国一大丑闻,甚至会影响国会的决定。因此,辉格党查尔斯·詹姆斯·福克斯受威尔士亲王所托,向外宣称有关传闻全属“诽谤”,企图淡化舆论揣测。然而,如此强烈地公开否认两人的婚姻和感情关系,使得玛丽亚相当不快。为了取悦她,威尔士亲王唯有再要求另一位辉格党下议员理查德·布林斯里·谢里敦,以更谨慎的言词向外界澄清福克斯过激的言论。与此同时,国会通过发放161,000英镑给威尔士亲王以偿还债务,另外又拨款60,000英镑装修卡尔顿府。

1788年夏天,乔治三世出现精神问题;以现今医学角度推测,他可能是患上家族遗传的噗瑳症。病发初期,乔治三世尚可处理部分事务,也有能力宣布国会由9月25日至11月20日休会。但在休会期间,他的病情不断恶化,更出现癫狂行为,对性命构成威胁。当国会在11月复会时,乔治三世已无法依传统在国会开幕大典进行御座致辞。按照国会长久以来的惯例,只要英王不做御座致辞,国会都不可复会议政;这使得国会一时陷入困局。

虽然合法性备受质疑,但国会还是讨论是否有摄政的必要。在下议院的辩论当中,福克斯宣称乔治三世既然无力履行君职,威尔士亲王当然自动有权行使君权。不过首相小威廉·皮特则持相反意见,他强调既无成文法,国会应有全权决定由谁摄政。皮特甚至扬言,没有国会授权的话,“威尔士亲王不比全国任何一个人有更大的权利去接管政府”。两方虽然就摄政产生的方法存在分歧,但皮特和福克斯至少同意威尔士亲王是最权宜的摄政人选。

威尔士亲王多少对皮特的言论感到不悦,但也没有完全认同福克斯的说法。另一方面,他的亲弟约克公爵也代为宣示,表示未先得到国会的同意,威尔士亲王都不会试图行使任何权力。继通过初步决议后,皮特立即草拟方案,计划严格地限制摄政王的权力,包括禁止威尔士亲王在摄政王任内出售任何英王产业、以及禁止向英王直属子女以外的人士册封贵族爵位等。威尔士亲王驳斥皮特的方案,宣称这是一个“为整个政府制造懦弱、混乱和不安的计划”。然而,为了国家大局着想,双方最终还是就摄政方案作出让步和妥协。

不过这时要落实摄政还有一个技术障碍,就是乔治三世没有宣读御座致辞,国会就无法进行任何正式的辩论和投票,于是《摄政草案》也无法交付国会表决。事实上,根据过往例子,英王如果因故无法进行御座致辞,演辞可改由一批称为上议院专员(Lords Commissioners)的王室代表代行。但是要委任上议院专员,用以委任专员的《制诰》必先盖上国玺;而未得英王亲自准许,任何文件一律不准盖上国玺。面对这个难题,皮特与他的同僚决定绕过寻求英王批准的程序,径自指示官将《制诰》盖上国玺。他们认为,只要《制诰》盖上国玺,就必定具有法律效力。这个做法被下院议员埃德蒙·伯克指责为“明显的谎言”和“荒天下之大谬”,甚至有“伪造文书和欺诈”的嫌疑。约克公爵也认为有关做法“违宪且违法”。尽管如此,国会中大部分人士还是认为,维持政府运作才是当务之急,因此皮特的行动获得普遍支持。在休会多个月后,国会终于在1789年2月3日由一群“不合法的”上议院专员主持下复会,并随即进行《摄政草案》的表决。可是乔治三世却在此时突然痊愈,恢复视事,摄政危机才告一段落。过后,乔治三世追认国玺的动用与上议院专员的委任,全属合法有效的行为。

摄政危机告终后,威尔士亲王继续过着奢侈的生活,并再一次负债累累。这次,乔治三世坚持要他迎娶来自不伦瑞克的堂妹卡罗琳,否则不会向他提供任何财政援助。迫于无奈下,威尔士亲王唯有接受父王的要求,在1795年4月8日于圣詹姆斯宫内的皇家礼拜堂完婚。可惜的是,这场婚姻形同灾难,两人性格完全不合,在1796年1月,两人诞下唯一的孩子夏洛特公主后,便在同年3月正式分居,此后未曾同住。虽然有几段疏离时期,但威尔士亲王余生的感情生活基本上都与玛丽亚·费兹荷伯特连在一起。

其实在认识费兹荷伯特前,威尔士亲王可能已育有数名私生子女。他较早期的其中一位情妇是女演员玛丽·罗宾逊(Mary Robinson),据了解,罗宾逊曾威胁将他的情信售予各大报馆后,获私底下发放一笔可观的长俸。至于其他早期的情妇还包括前夫任职医生的交际花格蕾丝·艾略特(Grace Elliott)、以及曾令他着迷好几年的泽西伯爵夫人(Countess of Jersey)等人。踏入晚年后,他的情妇包括赫特福德侯爵夫人(Marchioness of Hertford),而临终前十年的新宠则是康宁汉侯爵夫人(MarchionessConyngham)。

无论如可,威尔士亲王大婚后,他累积高达630,000英镑的债务在1795年获国会暂时清还一部分。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国会又勉为其难地通过向他每年额外多拨65,000镑的生活费,以长远彻底偿还债务。这个额外拨款额到1803年再上调60,000镑至每年125,000镑。一直到1806年,威尔士亲王才完全清还所有在1795年欠下的债务,但他自1795年以后又累积欠下了另一笔债务,使债务问题没完没了地持续下去。

在1804年,威尔士亲王与卡罗琳王妃就年仅八岁的夏洛特公主的抚养权问题出现争执,夏洛特最终暂由乔治三世监护。随后,威尔士亲王指控卡罗琳育有一名私生子,促使国会设立一个委员会,秘密调查卡罗琳王妃的操守。虽然调查裁定指控不成立,但委员会得出了卡罗琳的表现非常轻率的结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