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月10日,勇士主场骑士,克莱·汤普森打了19分钟55秒,18投7中复出拿下17分,在比赛中甚至上演了久违的暴扣。

2019年的总决赛G6,克莱遭遇伤病后第一时间朝着史蒂夫·科尔说:“给我两分钟休息时间,我会准备好回来的。”随后,他执行两次罚球,忍着疼痛小跑返回了更衣室。

而这两分钟,最终变成了两年半。而如今球迷终于能对克莱说:“嘿,两分钟暂停结束,拉拉鞋带,你该上场了。”

没人能想到,克莱的复出的第一球,会用空切拉杆上篮的方式,拿下阔别赛场941天后的首分;也没人能想到,克莱的第二球,会用体前变向压哨隔扣前来补防的史蒂文斯和马尔卡宁。

对阵骑士的比赛前,科尔对克莱的复出始终没给出准确答复,反倒是克莱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三秒的视频,内容言简意赅:“勇士王国,我回来了。”

“其实我们都很意外,科尔之前在采访里模糊不清,克莱的情绪看起来也没有很高涨,就跟平时一样,然后突然就宣布复出了。”

为此,库里特意把自己账号头像改成了克莱,而科尔也明确表态克莱会打首发,于是便看到赛前主场DJ最后一个介绍克莱时,他神情严峻,噘着小嘴享受着全场给他的欢呼。

“我很兴奋能复出,我要向人们重新证明自己,我觉得他们已经忘记了我是谁,因为我已经离开球场两年,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渴望这些(证明自己),复仇的最好办法就是赢球,认真的。”

而在霍福德之前,詹姆斯、韦德、杜兰特等一众球员,都在社交媒体上庆祝克莱的归来。

就像波波维奇所说,“这对所有球迷来说都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我说的不只是勇士队,而是整个联盟……他是世界上最强的射手之一,他也是一名非常了得的防守球员,他的回归让勇士队和NBA的光芒都更盛了些。”

克莱的回归,并非一帆风顺。不光是因为两次大伤让他缺席了941天,还因为随着复出时间日益临近,克莱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受。

从休赛期开始,克莱回归的话题就不断抛给勇士全队。对此,科尔始终守口如瓶,但媒体爆料的复出时间,总让人满怀期待。只是这种期待,从开赛一个月到圣诞大战,再到如今的1月10日。

时间一再推迟,不光是因为克莱需要激活他的身体,更是他在经历着心态的重建。就像一个月前格林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可能还没准备好,他的身体感觉很好,但是他的精神状态准备好了吗?可能没有。”

球迷们见状大声鼓励克莱并诉说爱意,但克莱反而触景生情用毛巾掩面哭泣。即便球迷们随后被安保人员请出球馆,但克莱仍坐在场边用毛巾遮掩情绪。

这个夜晚,一个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的克莱,一个一直保持骄傲不动声色的克莱,也有自己的脆弱。

库里赛后说:“除非克莱想写一本书来描述这段经历的每一部分,否则没人能感同身受。”

“他也是人啊,这种情绪的流露塑造了他是多么完美,他是如此在乎篮球,但过去两年他什么都没有得到,所以他就是会有这样的情绪。”

而勇士能做的,只是静静地等待,就如格林所说,“我不想让他感受到那种焦虑和压力,我知道当人们表现得像‘哦,天啊,他就要回归了’时,这种压力就会产生,这种焦虑就会日积月累压在你身上。”

在克莱无法上场的日子里,他成为了一名水手。就像库里和伊戈达拉爱打高尔夫,克莱填补空白时光的方式是出海。

他花了30多万美元买下一艘游艇,他给游艇起了两个名字,“北欧之刃”和“水花快线”,后者仅在朋友们上船时生效。

虽然名为“水花快线”,但库里却从没登上过这艘被克莱用“她”来称呼的游艇。事实上,球队唯一和克莱一起出海的,只有他的“发展联盟队友”怀斯曼。

怀斯曼在2021年4月做了右膝手术。虽然他和克莱从未打过一分钟的比赛,却成为了各自恢复期的伴侣,克莱也很乐意带着这位菜鸟一起进行一些经典的“克莱式冒险”。

“他教我如何驾驭海浪,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自己的船,我就能驾驶它。”怀斯曼这样形容克莱,“他教了我很多,我们聊得很开心,玩得也很开心。我是他的水手,我做的这些事情太疯狂了!”

这些事情似乎与篮球并无瓜葛,却与人生的成长息息相关。就像怀斯曼感慨的那样:“我不想受伤,但这是比赛的一部分。但看到他的恢复让我变得更坚强,我经历了康复治疗,最终变得更坚强。”

不过其他新秀,就没如此待遇。克莱在船上直播时,队友时常进入直播间围观,可当克莱看到库明加的头像时,克莱直接大喊:“库明加滚出直播间!赶紧去训练!”

如今克莱终于能重返赛场——上一次他比赛时,杜兰特在勇士,欧文在凯尔特人,哈登在火箭,威少和乔治在雷霆。

但任外界沧海桑田,勇士似乎始终不变:克莱离场的那场比赛,首发球员如今依然都在勇士队中——库里、格林、伊戈达拉、卢尼,还有主教练科尔。

Leave a Reply